深入草原腹地+探秘敖鲁古雅狩鹿部落游记
发表时间:2018-12-05 16:56:25
“蓝蓝的天上白云飘,白云下面马儿跑。挥动鞭儿响四方,百鸟齐飞翔”。年少时就对这动人的描绘充满了想象与憧憬,久久挥之不去,期盼着有朝一日,能身临其境地感受这美妙与浪漫的场景。 八月下旬,邀约了几位志同道合的花甲老友,报名参加了哈尔滨冰雪户外俱乐部组织的“草原之旅”线路,以圆少时的梦幻。在海拉尔下了火车,就在导游小孟和司机苗师傅的带领下,一头扎进了呼伦贝尔大草原。
此时的草原已有浓浓的秋意。草色微微泛黄。听小孟说,这两年草原干旱,牧草生长乏力,有些早衰。风调雨顺的年景,水草丰茂,这个季节还会是深绿色,那才叫一个“风吹草低现牛羊”的胜景。可我们早顾不得听小孟的描绘,眼睛已被从未见过的景象塞满了。 草原也有山,它自成韵味。它不同于石林的突兀,也不同于黄山的错落有致,更不同于太行山的峻岭高峰。它不是很高,但却曲线优雅,平滑。每一座山头都很圆润,让人禁不住有抚摸拥抱的冲动。它像上苍众神倒扣在大地上的玉碗,晶莹滋润;小草在微风中晃动,它像充盈着奶汁的乳房,坚挺又柔软。就这样起起伏伏,连绵不绝,一个挨着一个,一直接续到天边。这时你才真正体会到什么叫“广袤”,什么叫“辽阔”。体会到跑马汉子的胸膛为什么那么宽广。最绝的是,你极目四望。不管你能看多远,你看不到一棵树,哪怕是一丛小灌木。满眼的只有绿色的牧草,中间晃动着些许或红或白或紫的小花。远处则是忽而一片深绿,忽而一块微黄,忽而一截暗影,忽而一段明亮。那是湛蓝天空中白云和太阳变幻出的神奇光影。此时此地,此景此情,依赖中的斗室厅堂,早已经不知何处,恨不能陡生双翅,闭上眼在这无边无垠的草原上飞翔。
远处,几朵白云渐渐向我们飘来。凉风中不断变换出各种形状。时而疏,时而密,时而慢,时而快。咦,怎么飘在我们的脚下了?定睛细瞧,啊!那是羊群。平生没见过那么多羊,成千上万只。在草地上缓缓移动。边吃边走,边走边吃,悠悠然自由自在。就连牧羊人和牧羊犬也是信马由缰,眯着双眼在半睡半醒之间。见到我们这些外来客,还远远地扬起马鞭和我们打招呼。我们忍不住又是挥手又是叫喊。小孟赶忙制止了我们,说喊叫会惊了羊群。我们才悻悻作罢。 商务车在草甸中穿行。苗师傅带我们驶上了一座山顶。小孟抬手一指,只见几座绿色小山之间的一片狭长平坦的草甸上, 一条曲曲弯弯,弯弯曲曲的小河在绿草甸中静静地流淌。从几十公里外流来,绕过脚下的小山又向远处流去。小孟说,额尔古纳河在这一段没有一处是直的。放眼望去,此言不虚。它蜿蜒曲折,绕来缠去,像极了带操运动员舞动的彩绸,上下翻飞,左右飘弋。河水静静地缓缓地流淌,没有急流,没有浪花,像少女般娴静、淡雅。再配以蓝天白云,阳光,山色,牛羊的灵动影映,小河色彩斑斓,变幻莫测,美不胜收。此刻只恨自己眼睛太小,脑瓜太木,不能把这天堂的景色尽收眼底。
回来后,我发现老伴悄悄地在练唱《鸿雁》。我在心底对自己说,鸿雁南飞排成行,我一定是那最后的一只。 户外冰雪俱乐部开发的这条草原之旅好像是绝无仅有的一条草原深度游线路。还有不少景点可圈可点。冷极根河的鄂伦克原始部落生活,室韦的异国风情小镇,黑山头的亚洲第一湿地,都能给游客留下极深的印象。
2016自驾式深入草原腹地+探秘敖鲁古雅狩鹿部落30期梁春华

回复游记

  • 常用表情
  • 人物心情
  • 旅行相关
  • 服饰运动
  • 食物节日
  • 动物植物
  • 工具及其他
上一篇:一路向北,圆梦北极,圆梦黑龙江
下一篇:记11年9月呼伦贝尔草原行

扫一扫添加微信专属客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