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秋迷人的呼伦贝尔草原 难以忘怀的美好回忆
发表时间:2019-02-16 09:33:25
有一首歌这样唱道: 我的心爱在天边,天边有一片辽阔的大草原,茫茫草原天地间,洁白的蒙古包散落在河边,我的心爱在高山,高山深处是金色的兴安,巍巍兴安云海间,矫健的雄鹰俯瞰着草原,……我的心爱在河湾,额尔古纳河穿过那大草原,草原母亲我爱你,深深的河水,深深的祝愿,…… 歌中唱到的,就是那美丽的呼伦贝尔大草原。 呼伦贝尔草原位于内蒙古自治区的东北部,东西630公里、南北700公里,占自治区面积的21.4%,相当于山东、江苏两省面积的总和。南部与兴安盟相连,东部以嫩江为界与黑龙江省为邻,北和西北部以额尔古纳河为界与俄罗期接壤,西和西南部同蒙古国交界。边境线总长1723.82公里。呼伦贝尔草原总面积约10万平方千米,天然草场面积占80%,是世界著名的三大草原之一,这里地域辽阔,风光旖旎,水草丰美,3000多条纵横交错的河流,500多个星罗棋布的湖泊,组成了一幅绚丽的画卷,一直延伸至松涛激荡的大兴安岭。 那一天,2012年9月23日,我们驶过慈吉金刚宝座塔,告别了海拉尔,开始了梦寐已久的呼伦贝尔草原行。 当车窗外掠过一片片工业开发区,一个个煤矿电厂和不多的草场牛羊时,我们不禁开始疑惑,难道说这就是美丽的呼伦贝尔草原吗?不多时,车子离开高速公路,拐向了一片牧场,映入眼帘的是:蓝天白云之下,一望无际的大草原,天边是柔和舒缓的丘陵和耸立的敖包,近处是成群的牛羊和星罗棋布的蒙古包,一条河流弯弯曲曲穿过草原,静静地流向远方。太美了!这就是呼伦贝尔大草原的陈巴尔草原,莫尔格勒河畔的金帐汗蒙古部落。莫尔格勒河被当地人称为“第一曲水”。这里是呼伦贝尔有名的天然牧场,每到水草丰美的季节,就会聚集很多游牧的牧民,形成一个自然的游牧部落。目前的金帐汗蒙古部落是依照当年成吉思汗的行帐建成的,再现了当年蒙古部落的风貌,已经成为一个著名的旅游景点。
气势宏大的金帐汗部落 (206提供) 虽然已进入北方的深秋季节,牧场已将大部分牧草收割打卷,但一些尚未收获的齐人腰胸高的牧草,仍能掩盖着牧场上悠闲地羊群。莫尔格勒河畔绚丽的风光,金帐汗部落的宏大,成吉思汗大帐的奢华,敖包祭祀的虔诚和风吹草低见牛羊的诗情画意,让初次见到大草原的我们兴奋不已,大家在牧草间跳跃欢呼,在群帐间徘徊,在敖包前祈福,在蓝天下狂拍,许久许久,才依依不舍的登车离开。 过了几天以后我们才知道,整个呼伦贝尔大草原,被称赞道太美了的美景太多了,想留在回忆中的美情太多了,要留在舌尖上美食太多了……。
风吹草低见牛羊
莫尔格勒河畔的陈巴尔草原
金秋丰收的牧场 (206提供)
有关敖包的介绍 (原件在呼伦贝尔博物馆)
金帐汗部落的敖包和喇嘛塔 车子离开金帐汗部落后,一直在丰收的大草原上行驶,公路两旁是金色的白桦林和成片相连的牧场。就连渐渐升高的丘陵,也都披上了秋色。成群成群的牛羊像蓝天上的白云一样,在金色的草原上悠闲觅食、躺卧、嬉戏。这草原牧歌式的美景,不时地让大家惊喜欢叫。车子一次一次的停下来,直到过了中午,才到达额尔古纳市拉布大林镇。
秋色伴陪的草原公路
蓝天白云下的草原和牛羊 在小镇上一个不起眼的饭馆上,我们第一次领略了草原上的东北美食——铁锅焖面。当大家正在研究饭桌上的大窟窿是干什么用的时候,我们点的排骨焖面端了上来,但见一个类似农村做饭用的大铁锅被放在饭桌的窟窿上,锅面正好与桌面相齐,满满一锅的焖面,里面有排骨、土豆、东北的大豆角和细筷子一样粗细的面条,这菜集主副食为一锅,集肉菜为一锅,热气腾腾,散发着诱人的香气。最后,当大家停下筷子时,这道铁锅焖面居然还剩下了三分之一。
东北乡土菜——铁锅焖面 草原午后的太阳照的大家暖洋洋的,在车上,当大家还在议论回味铁锅焖面的醇厚香浓时,车子却向拉布大林镇的西北山坡驶去。今天下午的目的地是根河湿地。湿地,顾名思义,应该是在低洼的地方啊。难道,难道山顶上会有湿地?车子开过根河湿地景区的大门,又有点艰难的开上了一个较高的山顶。当我们下了车,走向山顶的边缘时,一切都明白了。 一幅美轮美奂的山水画卷出现在我们的面前:在我们站立的山坡和远处的丘陵间,是一大片地形平坦开阔,五颜六色的草甸盆地,一条任意曲折、飘逸如带的蓝色河流蜿蜒流过,曲水环抱着草甸,因河流自然弯曲而形成的多处牛轭湖,镶嵌在充满秋色的草地上,像一串串高贵的蓝宝石,岸边矮树灌木丛生,秋意盎然,湿地上不知名的花草在秋日的暖风中摇曳,河谷湿地两侧的山间是大片大片金黄色的白桦林和碧绿的落叶松。真是“风光有巧工难绘之妙,天然景色有观赏不尽之美”这就是著名的额尔古纳根河湿地。
壮观秀丽的根河湿地
秋色斑斓的美丽湿地
传说的成吉思汗神马遗留的湿地马蹄湖 根河湿地旅游区位于额尔古纳市拉布大林镇的西北郊,距市区3公里,面积约为3平方公里。额尔古纳河的支流根河从这里蜿蜒流过,形成了壮观秀丽的河流湿地景观。根河湿地被誉为“亚洲第一湿地”,是中国目前保持原状态最完好、面积最大的湿地。据说,这个湿地也是中国最美的河谷湿地。这片美丽的湿地,也是承载着蒙古族的心灵和精神的神奇大地。这里有着多民族发祥地共同的符号,曾经是人类走出森林走向文明的起点,据说湿地中那马蹄状的小岛,就是被当地人视作是大汗成吉思汗的天马留下的足迹,这是一个远在天边、融入自然的净土,是一个曾经轰轰烈烈、而后归于寂静的圣地。 我们站在山顶上放眼四望,蓝天白云,山峰丘陵,河谷湿地,白桦绿松,处处是美丽迷人的景色。看着这片这绚烂多彩的景色,大家刚才还有点昏昏欲睡的倦意一下子就消失了,极其兴奋的沿着栈道在山间爬上爬下,遥望着根河曲流,流连在白桦林间,欣赏抓拍着湿地多彩醉人的秋色。 时间在大家的兴奋中渐渐地流逝了,太阳也渐渐地染上了金色,我们的车子离开了斑斓的根河湿地,行驶在白桦林和秋日的金黄色彩中。只是已经到了草原深秋季节,浅山区的白桦林已是落叶纷飞,使人感到多少有些遗憾。
夕阳映白桦
秋韵 黄昏时,我们驶上了根河大桥,根河的魅力再一次展现面前,在根河开阔的河面上,倒映着即将落山的夕阳和美丽的晚霞,远处的山峦、白桦和河边的灌木林都披上了一片金色的霞光。根河的迷人风光又一次让我们的车子停了下来。
晚霞中的根河风光 (飞雪提供) 这时桥面上传来了“咩咩”的叫声。好家伙,足有几百只羊的大羊群在牧羊人的驱赶下,欢蹦乱跳,从我们面前走过,在阵阵尘埃中转向根河边的营地。 牧羊人是一位老汉,饱经风霜的脸上带着憨憨的微笑。他骑着马,扬着牧羊鞭,也向根河营地走去,当马儿走到河边把头伸向河水时,一幅震撼人心的画面出现在大家面前:在远处的夕阳的照射下,金黄色的晚霞映照在天空,山峦和绿洲已经隐藏暮色中,开阔的根河岸边,一匹骏马在饮水,马上端坐着那位牧羊老汉,牧羊人和骏马剪影都映在披着彩霞的涟漪河水中。好一幅根河暮归图! 如果我们不停车欣赏根河夕阳,如果我们不碰上羊群,如果牧羊人不去河边,如果马儿不饮水……如果,如果,……。这样的机缘怎么能碰到的,这样的美景怎么能看得到呢,实在是可遇不可求啊!
根河桥头遇羊群 (206提供)
美丽的根河暮归图 在夜幕和寒风中,经过一段时间的疾驶,我们的车子在晚上七点多钟到达了呼伦贝尔草原北部的小镇——恩和。 恩和”是蒙古语“和平”“安宁”之意。居住着许多的纯正的俄罗斯人和华俄后裔,具有独特的俄罗斯味道风景和别致,淳朴的民俗。 由于是在旅游的淡季,小镇上人很少,晚上许多饭店和商店都不营业了。我们在一个清真饭馆简单用过有草原酱牛肉和摊鸡蛋的晚餐后,住进了名叫“索妮娅之家”的木刻楞草原家庭旅舍。
俄乡索妮娅家庭旅馆的介绍牌 这是我们第一次住进木刻楞建筑民居。木刻楞是对一种木质结构房屋的称呼,是俄罗斯族典型的民居,用木头和手斧刻出来的,有楞有角,非常规范和整齐。地基都是石头的,且要灌上水泥,然后把粗一点的木头放在最低层,一层一层地叠垒,第二层压第一层。通常用木楔,先把木头钻个窟窿,再用木楔加固。建木刻楞的传统方法要垫苔藓。冬天零下30℃-40℃,有苔藓压在底下,不透风,冬暖夏凉。比较讲究的俄罗斯人爱在房屋前面修一间像走廊一样的房屋,当地人称为门斗,起防风作用。房屋建好后,可以在外面刷清漆,保持原木本色;也可涂上自己喜欢的颜色,一般以蓝、绿色居多 索妮娅之家就是这样一座的典型的,具有俄罗斯木刻楞民居风格的家庭旅店。前有庭院和秋千,后有小花园和菜园,有舒适的客房和被称为“土桑拿”的俄式浴室,有电视,在客厅还能上网。
索妮娅之家的庭院、客房、桑拿浴室 (Amber提供) 在当年中国清朝和俄国1689年签订的《中俄尼布楚条约》中,额尔古纳河被划定为中俄边界,但在这个条约签订之前,俄国人已经越过额尔古纳河在南岸放牧、开垦、淘金了。条约签订之后,俄国人撤离了他们的军队,拆除了军事堡垒,但数千淘金人员依然活跃在中国的领土上。从19世纪下半叶开始,更多的俄国人涌入中国境内,与此同时,来自山东、河北、天津等省份的“闯关东”者逐渐来到此地,其中的大部分加入了淘金者和垦荒者的行列。在两个民族聚居的一百多年间,许多俄罗斯姑娘成了中国淘金工人的妻子。此外,俄国十月革命之后,许多在俄国的中国移民也携带着他们的俄罗斯妻子回到国内,定居在恩和及其附近的土地上。 这家草原俄乡家庭旅馆的女主人名叫索妮娅,她的祖父是山东招远人,丈夫的祖父是山东长寿人,都是当年“闯关东”来到这里的,奶奶和婆婆是俄罗斯人,他们在这里已经生活至今第三代了。索妮娅黝黑的圆脸和金色的鬈发,具有明显的俄罗斯人的特征,而她丈夫的小胡子和大鼻子则更有特色。全家有四头奶牛和十几只羊,除了每年两三个月左右经营旅游旅馆的收入和外出打一些短工挣一些钱外,基本上没有太多的收入。儿子二十多岁了,在额尔古纳市工作。全家过着和睦、安详、基本温饱的生活。 至现在为止,虽然离开海拉尔已经十几个小时了,一路上数不清的美景仍然使大家难以入眠,充电的充电,上网传信息的传信息,等一切都安静下来了,我们在呼伦贝尔草原度过了第一个夜晚。 当朝阳刚刚照射到恩和的时候,大家不约而同地起来了。九月下旬的清晨,这里的气温已经只有零上几度了,寒风有些冷冽。我们在晨曦中开始慢慢的欣赏这个极具俄罗斯风格的小镇。恩和在北纬51°左右,在草原的北部,属于高寒地区,四面环山,与俄罗斯仅一水之隔。恩和不大,百分之六十五的居民是俄罗斯族。一条哈乌尔河静静地从村子旁趟过。沿街是一些目前没有游人旅客的家庭旅馆。大都是一些俄式木刻楞建筑,就连正在建设的房屋,都用白桦木做脚手架。一座顶部金碧辉煌的东正教教堂耸立在村子的中央(据说,已作公共设施使用,村民需要到另一个教堂去做宗教仪式)。清晨街上人还比较少,只有一些奶牛悠闲地在自家的门前进进出出。列巴面包坊已经开始营业了,散发着诱人的香气。只是太早,制作蓝莓冰激凌门市部还没开张。整个恩和小镇没有喧嚣,没有刻意的粉饰,没有烦人的灯红酒绿,没有让人惊心的工业污染。恩和就是这样一座充满着平和安详,充满着人与自然的和谐,充满着俄罗斯异国风情的迷人小镇。
从草原远望恩和小镇
恩和东正教教堂
木刻楞旅游家庭旅馆
恩和的街道和木刻楞民居
悠闲的奶牛 (206提供) 当我们回到索妮娅之家的时候,女主人已经给我们准备好了丰盛的俄式早餐:盛在俄式大肚搪瓷壶中间的新鲜牛奶,还在烫手的煮鸡蛋,烤的松软的面包,一小碗草原特有的蓝莓酱和一小碗红豆果酱,更让大家惊喜。女主人怕我们吃不惯,还准备了一盆新鲜的玉米糊糊、馒头和小菜。
丰盛的早餐 早餐后,辞别了淳朴热情的索妮娅全家,(老爷子也出来为我们送行。八十四岁了,依然精神抖擞)。继续我们的草原之旅。
草原小镇恩和俄乡的标志牌 车子在上午温暖的阳光和沿途灿烂的秋色中行驶,很快来到了离恩和不远的室韦。
山间秋色 室韦又叫吉拉林,位于内蒙古的北端,它依山傍水,镶嵌在大兴安岭北麓,额尔古纳河畔,与俄罗斯小镇奥洛奇仅一河之隔。2001年4月成立俄罗斯族民族乡,这里居住着1800多口人,其中华俄后裔占63%。室韦在2005年被CCTV评为“中国十大魅力名镇”之一,入选的理由有两个,一个是这里是蒙古族的发祥地,另一个是这里是我国唯一的俄罗斯族民族乡。 室韦不仅是呼伦贝尔草原的北部重镇,还是我国北部重要的陆路口岸,室韦口岸位于中俄界河额尔古纳河中游东端,在室韦镇的西南0.5公里处,西隔额尔古纳河与俄罗斯奥洛奇口岸相对。111号界碑就庄严的屹立在额尔古纳河旁,一条称为“友谊桥”的公路大桥横跨界河额尔古纳,连接中俄两国的领土。
中国边界的111号界碑
连接中俄两国的公路“友谊桥”
友谊桥铭志碑 室韦虽小,但历史久远。早在我国隋、唐时期,这一带被称为“鞑靼”, 蒙古人的先祖——蒙古室韦部落,在这里过着游牧渔猎为主的游牧生活;清光绪34年(1908年),设吉拉林治局,管理行政事务;民国9年(1920年)中华民国在这里设置室韦县。19世纪末,沙俄贵族、资本家拥进我国开矿、经商,俄国农民也越境打草,并定居下来;我国山东、河南、河北“闯关东”的贫困农民也来这里采金、伐木、打猎。许多华俄青年男女结成夫妻,生男育女,逐渐形成了华俄后裔。 室韦也是蒙古族的发祥地,蒙古民族的名称就起源于当年蒙古地区东北部的一个室韦部落——蒙兀室韦。“蒙兀”是蒙古一词的最早的汉文译写。它开始只是一个氏族或部落的名称,后来才成为一个新兴民族的共同称谓。蒙兀室韦又作“失韦”,或 “失围”,中唐以后,文献上又把室韦称作“达怛”,在历史上是东胡一支,也是现代蒙古族的祖先。成吉思汗的先祖——“蒙兀室韦”部落原先一直在大兴安岭的原始森林地区,以狩猎捕鱼为主生活,以后逐渐从大兴安岭深处向南、向西,到达呼伦贝尔草原的额尔古纳河畔室韦地区,完成了从狩猎到游牧生活的转变。此后的千年中,蒙古人沿额尔古纳河一路向西、向西南分别走向呼伦贝尔大草原腹地——呼伦湖畔及现外蒙古地区肯特山一带,随后一路西行走向俄罗斯及欧洲、中西亚地区。室韦以及相邻的恩和迄今还保留着大大小小的蒙古城遗址10余座。 室韦镇不太大,额尔古纳河从镇边北流而过,河对岸是俄罗斯奥洛奇镇的村庄房舍和公路哨所。中俄两镇隔河相邻最近处只有几十米。形成了这里独特的民俗和旖旎的风光。 现在旅游和放牧是镇子的主要产业。街道两旁是大小不同的宾馆、家庭旅馆和各种风格的餐厅、商店,一些牵着马匹的牧民在不停地招呼游客,使人感到这里较浓重的商业气息。
从草原远望室韦镇
界河额尔古纳河,对面就是俄罗斯的小镇奥洛奇
等待游人的马匹 (飞雪提供)
酸菜白肉、肉炒青椒和烧大豆腐 (飞雪提供) 大家参观了室韦口岸后,又到额尔古纳河畔尽情游览一番,来到镇中的饭店,享受了一顿有酸菜炖粉条、青椒炒肉、烧豆腐、西红柿蛋花汤的丰盛午餐后,开始讨论下午的行程。按原来的计划,下午驱车直接到草原最北端大兴安岭边缘的小镇太平屯,然后到老鹰嘴、月亮泡等地,晚上住在临江屯。第二天上午从临江骑马回到室韦。考虑到天气可能的变化,(预报可能有雨)大家决定下午就骑马到临江,明天上午再到太平屯等地。(后来的情况证实了这个决定是正确的)。 这次在室韦骑马,不像在其它的草原那样:在牧民的手牵缰绳的情况下,绕不大的一块地方转几圈就行了,最多让你在那一圈里飞驰一下。而是沿着草原的边缘,沿着额尔古纳河,在山林与牧场间的道路上骑行。从室韦到临江大约十几公里,路是不太宽的砂石土路,但两边的景色相当漂亮,一边是界河额尔古纳河,曲流或宽或窄,江心不时涌现几座沙洲。另一边是长满白桦雪衫等茂盛植被的山林和丰收的牧场,深秋的季节给两岸都披上了火红、金黄等五颜六色的霞妆。
秋色草原
额尔古纳河沿岸风光 开始骑行时,我们还担心能不能驾驭得了从没有骑过牧马,都还小心翼翼的,生怕把马惹急了,把我们摔下来。经过开始的适应后,在牧民的保护下,大家显得身手矫健起来,各个放出手段,在蓝天下放飞心情,或休闲地碎行,或大步疾驰,或勒马POSE,一路你追我赶,欢歌笑语。原计划两个多小的行程,一个多小时就到了。虽然,骑马骑得腰酸背痛,但各个都大呼“过瘾”。 临江,在呼伦贝尔大草原的最北端,毗邻额尔古纳河和大兴安岭。中俄签订《尼布楚条约》时,划额尔古纳河为界河,在河边有一个小屯子,因当地人称额尔古纳河为江,故屯子得名“临江屯”。屯子不大只有八十多户人家,有三分之二是俄罗斯血统。一条公路将屯子分为两部分,一部分依江而建,目前大部分形成旅馆商店等设施,一部分依山麓而居。这里的人们世世代代守候着最原始的生活民俗,淳朴、好客。 简单安顿好住处后,我们不顾疲劳,在寒风中爬上了屯子后面的小山,临江小镇景色一览无遗,涟漪闪亮的额尔古纳河在这里拐了一个不大的小湾。河对岸是异国的山岭,在黄昏中显得有些阴暗。镇子对面的大兴安岭山峦起伏,金黄色的白桦林,像海洋一样覆盖着山丘。勤劳朴实的临江人在忙碌地收获牧草和蔬菜。一切都那样美丽、那样迷人、那样安详、那样和谐。 当我们站在山顶上忙碌地支机、拍摄时,那里早已经有几位摄影爱好者架好了“长枪短炮”,大家都在耐心的等待着夕阳西下时袅袅炊烟的临江美景。渐渐地,大家开始失望起来,河对岸异国的山岭上渐渐的涌上了片片乌云,夕阳在乌云的掩盖下,沉降到山的那一边。暮色笼罩着的小镇渐渐黑了下来。 虽然没有看到夕阳照耀的小镇,但临江这宁静,安和的景色还是让我们久久不能离去。直到到夜色笼罩到小镇时,我们才在北方寒冷的秋风中回到住处。
夕阳下的临江小镇
暮色中的临江和额尔古纳河
暮色临江 我们住的的地方叫“马克西姆之家”,也是一座木刻楞结构的家庭旅馆,是一幢两层的小楼房,有敞亮的客厅和多间客房,浴室和卫生间都在楼内。外面的气温已经很低了,老板娘还特意给我们烧了暖气,(不过,后半夜不知为什么又没暖气了,房间里觉得有些寒意)。小镇的夜晚,除了有几声狗叫外,很是宁静。
晚餐的特色菜,土豆炖牛肉 (飞雪提供) 原来我们还想清晨早早的起床,再到山上欣赏晨霞中的临江。但到半夜的时候,隐隐约约的听到窗外淅淅沥沥的下起了小雨,早晨一看窗外已是乌云密布,气温在零下五度左右,房顶和地面水洼处已经结冰了,阴雨不时袭来,让人打个冷战。无可奈何,老天不给力,晨曦小镇的美景看不到了。大家纷纷穿厚厚的保暖服装,到餐厅吃了一顿很特色的烤饼子夹蓝莓酱的早餐。
马克西姆之家的木刻楞房屋
早餐蓝莓酱和烤饼 按照行程的计划,今天先观赏月亮泡、老鹰嘴秋景,再探访太平屯,然后原路返回,经临江、室韦、水墨,九卡到五卡,深入到草原腹地,在天黑前赶到黑山头。由于路长景多,所以大家没怎么耽搁,吃过早餐就出发了。 在泠洌的秋风中,车子继续沿着额尔古纳河行驶,这里已是呼伦贝尔草原和大兴安岭山区的交界地区。天气很有特色,忽而阴雨密布秋雨纷纷,忽而金光万道蓝天白云。在这难以琢磨的气候下,车子到达月亮泡景区,这里原是额尔古纳河支流冲刷形成的一个个湖泊,起名叫“月亮泡”,据说是一片不错的景区。但当我们到达景区门口时,却吃了闭门羹,因为进入深秋防火期,景区不对外开放。死说活说也不行,没有办法只好放弃了。 当我们悻悻地离开月亮泡,来到离老鹰嘴一公里左右的岔路口时才发现,由于一夜秋雨,通往老鹰嘴的土路已经泥泞浮软,车子上去肯定要“趴窝”。为了安全,我们一行人只好踏着田边的小径徒步前往。老鹰嘴是一片天然的风景点。莫尔道嘎河在这里拐了一个弧形的弯,河水不断冲刷岸边,形成了一片陡峭的悬崖,在悬崖上有一个巨大的岩石,像一只雄鹰的头和嘴,因此此地称为“老鹰嘴”。河心圈出了不大的一片沙洲,河对岸是连绵的山峦。河两岸和沙洲上生长着成片的白桦、枫树、不知名的乔木和灌木,深秋季节,色彩斑斓。虽然一些白桦和枫树的红色的叶子已经落了,阴云下河湾的色彩逊色不少,但仍然不失为美景地之一。
从老鹰嘴回到车上,已经将近中午,在盘旋泥泞的山路行驶了近一个小时,我们来到了大兴安岭山麓的太平屯。太平屯是一个虽有几百年历史的,但只有几十户的老村子,“先有太平才有的莫尔道嘎”。这里已离开了草原,进入了大兴安岭林区,和其他额尔古纳河右岸的村子一样有很多的华俄后裔,他们也大多是这里国营农场和林场的职工。 登上屯子后面的小山,放眼望去,大兴安岭层层叠叠。闪耀着金色的白桦林、雪衫林想波涛一样覆盖着山峦,山坡农田的大豆和庄稼已经收割完毕,只留下不高的黄色秸秆,山下是一道弯弯曲曲的莫尔道嘎河缓缓地绕屯而过,屯子里木刻楞房屋多少显得有些衰败,房屋前后堆放着大量的木柴和蔬菜。在时隐时现的阳光照射下,整个屯子显出一种安详、宁静、原生态的美。
由于今天的行程较长,需要从那个太平屯返回到临江、室韦,然后沿额尔古纳河的水莫、九卡一直到五卡,才到达目的地——呼伦贝尔草原的腹地的黑山头。因此在太平屯没有耽搁太长时间,在车内简单吃了一点零食,就出发了。离开太平屯不久,雨点时密时稀的砸在车窗上,路也越来越来湿滑。当车子路过老鹰嘴岔口后,几只类似于狍子的小动物,突然从车旁跑过,窜进树林,引起了大家一片惊喜。车子拐上了通往临江的砂石路,路况好了一些,车速也明显的加快了。这时只见额尔古纳河对面的异国的山岭上,云雾缭绕乌云密布,几乎看不到什么了。就在快要到达临江屯,一幅美丽的画面出人意料的出现了:在路旁几棵白桦树屹立的金色牧场上空,在浓厚黑黑的云彩衬映下出现了一条七彩彩虹。虽然云层还很黑厚,虽然彩虹不太完整明亮,七彩颜色也不是很鲜艳,但能见到草原上的难见的雨后彩虹,足够让大家兴奋不已,长枪短炮一通狂拍。
当彩虹渐渐隐去时,车子又回到了临江到室韦的公路上,此时的临江街上基本看不到什么人了,当车子驶过昨天我们骑马来的公路上,快到室韦时,雨像瓢泼一样砸了下来。室韦镇街上空无一人,只有一些饭馆旅店的招牌在大雨中摇摆。在离口岸不远的地方我们的车子冒着大雨驶上了一条不太宽的砂石公路。这就是著名的沿江边防路。 一般的呼伦贝尔草原游,大多不走这条路线,只是经额尔古纳市回头到黑山头镇,再转向满洲里。走这一段路的,除了当地人,大多是一些户外自驾的旅游者。其实从室韦经九卡、七卡、五卡边防路,到草原深处的黑山头镇,再到边界口岸满洲里,这是呼伦贝尔草原景色最美丽的一条路线。地理上称之为九卡、七卡、五卡的地方、就是沿江而设的边防哨卡,有少量的游牧人家和居民在附近居住而形成驿站村镇。 草原上的暴雨来得快,去得也快。当我们驶出不到一小时时间后,大雨渐渐停了,天空中的乌云渐渐变薄,逐渐逐渐出现了蓝天白云。公路沿着额尔古纳河边的丘陵上下起伏蜿蜒延伸,不时可以看到界河对岸异国的山岭、草场、山路和偶尔出现的村庄。
额尔古纳河是黑龙江的支流,上游是发源于蒙古的克鲁伦河。自南偏西流向北偏东,蜿蜒在呼伦贝尔草原上。额尔古纳河和俄罗斯境内的石勒喀河交汇后形成黑龙江。长667公里的额尔古纳河,蜿蜒曲折地勾画出了中国雄鸡状版图上巨冠的轮廓。 额尔古纳河本为蒙古帝国时期中国的内陆河,公元16世纪末,俄罗斯南侵,清朝康熙皇帝为了同卫拉特的噶尔丹争夺蒙古地区的控制权,匆匆忙忙于1689年同俄罗斯签订《中俄尼布楚条约》,割地求和,将额尔古纳河以西划归俄罗斯。直至今日,中俄两国以河道中心为界,额尔古纳河成为中国与俄罗斯的界河。
要说这一段路是呼伦贝尔草原上最美最迷人的路,不为过之。额尔古纳河弯曲流淌,岸边是成片的金色牧场,虽然牧草已经收割,但秋韵依然那样漂亮。从七卡到五卡经过大片大片的丘陵草原,美丽的牧场,成群的牛羊覆盖着起伏的山峦。这里放牧的牛羊不是几只,几十只,而是上百只。不时的有牛群羊群经过公路,拦截在我们的车子前。面对着这些悠闲地牛羊,我们也无可奈何,只能小心翼翼地慢慢地在它们之间穿行。
过了五卡哨所后不久,公路又贴近了额尔古纳河。此时阳光透过多彩的云层照射在大地上。河边的白桦和牧草在秋风中摇曳,河湾在这里形成了几个江岔,鬼斧神工的画出了一幅巨大的八卦太极图。说实在的,这震撼人心的画面,怎么形容也觉得描绘不出来,怎么拍摄也觉得复原不了那壮观秀丽的景色。
在日暮的余晖下,车子抵近到一处断土残垣围成的遗址旁,这就是黑山头古城的遗址了。 黑山头古城遗址因在额尔古纳黑山头而得名。古城在黑山头西北约10公里处,分内城和外城,城墙均为土筑。 外城呈方形。城墙外有护城壕。四面均设有城门。门外设瓮城。城墙拐角处有高大的角楼突出于墙垣之外。内城处于外城中间偏西偏北位置,呈长方形,占地18871平方米,有东西两座小门,城外亦有壕。整个建筑呈“干”字状,址内花岗岩圆形柱础排列有序,间距4米,址内琉璃瓦、青砖、龙纹瓦当和绿釉覆盆残片俯拾皆是。   外城西城里北侧有一内方外圆建筑,外围墙顶宽2米,有一座宽5米的南门。外城东北角有子城一座,有水井一口,现已坍塌;外城北墙内有一连串小型居址遗存。   成吉思汗建立蒙古国之前,额尔古纳河地区一直是他母亲的氏族弘吉剌部的游牧地, 成吉思汗率领乞彦部族骑士,曾经在此地举行过出征仪式,向祖先立下了振兴部族的誓言。13世纪中叶,成吉思汗统一蒙古诸部后,将该“敖包”所在的额尔古纳河流域分封给在战争中做出最大功绩的,也是最受重用的大弟弟拙赤 哈撒尔。 直到现在,牧民或路人从此地经过时,仍常常会停车下马,往“敖包”上摆上一块石头或是拴一个布条以示对祖先的祭拜,祈求“敖包“给自己和家人带来一生的平安和幸福。久而久之,就形成了现在的呼伦贝尔草原最大的“敖包”祭祀区。 渐渐浓郁的暮色下,在萧瑟的秋风中,望着这里的残墙断壁,遥想当年蒙古忽必烈大汗的千军万马,金戈铁骑横扫欧亚大地,何等辉煌。现如今黄土一杯,芳草萋萋,满目苍凉,在此凭吊,不禁令人深深感慨历史的沧桑。
晚上在黑山头镇的牧民的家庭饭店中,我们第一次品尝到了草原上美味——烤羊排。由于一天只吃了一点零食,没有正经吃饭了,所以大家好好地“腐败”了一次。外焦里嫩,没有一点膻味的烤羊排、木须肉、烧茄子、炒黑加百(木耳白菜),又开了几桶罐头,热热闹闹的吃喝起来。谁知晚餐快结束时,突然停电了。女主人端来几支蜡烛,丰富的晚餐成了烛光晚宴。虽然有些不便,但也增加了几分情趣。
早晨起床后,虽然寒风凌冽,大家还是在镇子里闲逛了一番。黑山头镇又是一个口岸城镇,对面是俄罗斯的普里额尔古纳斯克,镇子不大,但邮局,商店和一些基础设施还比较完善。一条不算窄的柏油公路,从镇子中心穿过。但悠闲地穿行在各家各院的牛羊、驴马,和家家户户场院堆放的的牧草,说明这里也和草原其它的乡镇一样,是呼伦贝尔草原的村镇之一。 早餐后从黑山头镇出来,车子驶上了平坦的柏油公路。天出奇的晴朗,挂着少许的白云。绕过几座不高的丘陵后,展现在我们面前的是辽阔无边的大草原,如果说前一两天还是在河谷丘陵草原穿行的话,那么现在就是疾驰无边的原野草原上了。柏油路像一条黑色的飘带,在广阔的原野上延伸,就像通到天边一样。两旁的草原,一望无边,还没有收割完的牧草在无垠的大地上,像海洋一样迎风摇摆。成群的牛羊在水草丰美的觅食嬉戏,枣红色的骏马像天边的云霞一样在金色牧场上咆哮奔腾。“天苍苍野茫茫,风吹草低现牛羊”和“蓝蓝的天上白云飘,白云下面马儿跑”的诗情画意在这里展现的淋漓至尽。金秋的呼伦贝尔草原太美了!
大家在这里停下车,奔向金色丰收的大草原,与牛羊嬉戏与骏马奔跑,在蓝天白云下,放飞了自己的心情,直到筋疲力尽。车子载着恋恋不舍得我们,继续行驶在辽阔的草原上,快到中午时分,绕过几个山丘,呼伦贝尔草原的重镇,滨州铁路的终点,我国与俄罗斯的重要口岸——满洲里已经远远相望了。
过了海拉尔河大桥,我们没有直接到满洲里,而是拐向了达赉湖方向,中午在扎赉诺尔的一个酱骨头饭馆,吃了一顿有地道的东北乡土菜——大酱骨头、肉丝拉皮的午餐。
离扎赉诺尔镇不远就是著名的呼伦湖了。呼伦湖,又名达赉湖,位于呼伦贝尔草原的西部,面积2339平方公里,是内蒙古第一大湖、中国第五大内湖,与贝尔湖为姊妹湖。呼伦湖在史前已经有人类居住。历史上曾数易其名: 《山海经》称大泽,唐朝时称俱伦泊,辽、金时称栲栳泺,元朝时称阔连海子,明朝时称阔滦海子,清朝时称库楞湖,当地牧人称达赉诺尔(蒙古语,意为“像海一样的湖泊”)。而呼伦湖是近代才有的名称。 浩瀚的的呼伦湖,一望无际,秋风掀起朵朵浪花,在午后的阳光照映下闪闪发光。不知名的水鸟,成群的掠过湖面盘旋鸣叫。虽然湖边商业开发正紧锣密鼓进行,但呼伦湖绮丽的风光,仍然使人心情舒畅,难以忘怀。
告别了呼伦湖,我们驱车前往满洲里的边境口岸景区,口岸景区是以中俄铁路交界的国门为中心,加上界碑、历史纪念馆和几个主题广场形成的旅游景区。在这里,庄严的五星红旗在屹立的国门上空高高飘扬,威武的边防战士警惕的站立在界碑旁,铁网栅栏沿边界线通向远方。对方的国门、界碑、哨所、铁路编组场清晰而见。中俄两国的列车相互驶进对方的境内。通过国门高大的展览馆,我们看到了满洲里的沧桑历史和几代国门的变迁。
满洲里市给大家的印象不错,整个城市干净整洁,不同风格的建筑物和街道上的雕塑,规划基本整齐有序。超市里货物琳琅满目,价格尤其是草原特产和俄国特产货物价格,相对便宜一些。街道的霓虹灯、街边俄式餐饮店和商铺用俄语播放的广告,增加了这座边境城市的迷人魅力。 晚上在满洲里的“草原饭店”吃了一顿正宗的草原涮羊肉。饭店里高朋满座。我们居然在等了一段时间后,才一个角落里上了桌。羊肉、牛肉、百叶、蔬菜,摆了满满一桌子。呼伦贝尔草原的羊肉真是鲜美,直到现在回想起来,依然回味无穷。晚餐后,很想逛逛夜景下的满洲里,但是低冷的气温和街上早早关门的店铺,使得我们只是购买了几个套娃后,就回到宾馆。
早餐是在城市边缘的一个不大的饭店吃的,主副食花样品种很多,这是出来后第一次吃自助的早餐。 离开满洲里后,车子绕过了呼伦湖,在新巴尔虎右旗平坦的草原公路上行驶。 新巴尔虎右旗位于中国地图的“鸡冠”上,地处三界之交,与俄罗斯、蒙古两国毗邻。因为地理位置特殊,有人形象地用“鸡鸣三国”来形容它。巴尔虎,系蒙古族喀尔喀部之一部落名,因该旗的巴尔虎人比陈巴虎旗的巴尔虎人进驻呼伦贝尔的时间迟两年,故名新巴尔虎。蒙古语称西为右。因此新巴尔虎右旗也称新巴尔虎西旗,新巴尔虎左旗按当地人习惯则称为东旗,两旗临界大致以呼伦湖和贝尔湖为界而划分。 新巴尔虎右旗旗府在阿拉坦额莫勒镇。一个挺绕口的名字。因正进行着大规模的基本建设,所以我们没进城,绕城而过,路过了一片沼泽湿地,在这里已经明显的看到草原逐渐沙化的迹象了。 两旗的草原非常辽阔。车子行驶在公路上有一望无边的感觉。从车窗往外看,这里的草原似乎不如滨州铁路以北的草原水草丰美,景色怡人。一些水洼、湖泊有些枯竭,周围的草场明显的看到有些沙化。 牧场上的牛羊马匹似乎也不如那边的多而密集。但这呼伦贝尔大草原天地之间苍凉的原野和秋日的草原给人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在茫茫的草原行驶了一段时间后,远处出现了一座高大的喇嘛白塔,这就是呼伦贝尔草原最大的喇嘛庙——甘珠尔庙。甘珠儿庙又称寿宁寺。庙中主供释迦牟尼、官布、扎木苏伦等佛像,由于寿宁寺曾收藏过藏蒙文《甘珠尔经》,故而又得名为《甘珠尔庙》。
中午我们到达了新巴尔虎左旗的阿木古郎镇,这里的蒙古族人明显的多了,在街上经常可以看到身穿蒙古族特色的大袍子的牧民,一些居民的服饰和脸庞身材也明显的具有蒙古族特征。我们在镇上休息了片刻,在这里的一个面食馆,吃了一顿很有北方特色的薄皮大馅馅饼。
下午车子在驶到诺门罕地区时,路边的标示牌显示着这里是诺门罕战役的遗址。诺门罕战役也称哈拉哈河战役,是19139年5月至9月,当时的苏联与盘踞“满洲国”的日本关东军,在中国诺门罕地区哈拉哈河畔的宽阔的大草原上,进行的一场大战。苏军在朱可夫的指挥下,利用装甲坦克和大炮的优势,击败了日本关东军。 由于时间比较紧,在这里我们没有停车怀古凭吊旧战场,而是继续赶路。 在路过几片沙丘和一片片樟子松林后,我们抵达了罕达盖岔口。这里有两条路,一条是经过红花尔基到海拉尔,一条是到达大兴安岭的阿尔山。因为我们还要到阿尔山观赏秋日的大兴安岭,所以先选择了去阿尔山的路。两天后的上午,我们的车子又路过这里,沿着伊敏河返回到海拉尔(呼伦贝尔市),结束了美丽的金秋草原之行。
几天的呼伦贝尔草原之行结束了,但那美景、美情、美食和美丽的传说永远留在了我们的记忆中。 再见了,天地之间的呼伦贝尔大草原。 再见了,辽阔无垠,水草丰美,人杰地灵,风光绮丽的呼伦贝尔大草原。 感谢哈尔滨冰雪户外俱乐部,感谢大军、206、Amber、飞雪、行行的支持和帮助。谢谢。

回复游记

  • 常用表情
  • 人物心情
  • 旅行相关
  • 服饰运动
  • 食物节日
  • 动物植物
  • 工具及其他
上一篇:2016东北冬游(雪乡、长白山)
下一篇:2012走进梦中的天堂----青青的呼伦贝尔草原--北极村--漠河7天

扫一扫添加微信专属客服